MENU CLOSE

泷本龙彦:《凌波忘却计划》

泷本龙彦:男。1978年9月20日生于北海道桧山郡上国町。专修大学文学部退学。O型血。以《消极的快乐,链锯的边缘》(2001年11月月发售,2004年6月文库话,2008年1月电影化)获得第五届角川学院小说大赏特别赏出道。《欢迎加入NHK》(2002年发售,2005年文库化,2004年开始漫画化,2006年动画化)《超人计划》(随笔集2003年发售)

在家里蹲的状态下成为小说作者的他,自称是家里蹲的一代领导者,有很多关于家里蹲的言论与活动,他的初恋是《同级生》的田中美沙,闹内女友是凌波。与轻小说家西尾维新,乙一,佐藤友哉是至友。

EVA放映结束的那天,众多青少年陷入了绝望。

“明天开始要为期待什么而活下去呢……”

然后EVA剧场版上映的那天,众多的青少年的心里都受到了伤害。大家都怀抱着语言难以形容的苍茫感情走出了电影院。

但是有一部分人将对EVA的朦胧感情用同人小说的形式发泄出来,写出符合自己期望的EVA故事。就这样,1997年时产生了空前的EVA同人小说热潮,据说但是网络上有几百几千个EVA的同人小说网站。在那巨大的集团的角落里,也有我的一个主页。主要内容是恋爱小说。女主角是凌波,主角是“我”的,闹内幻想小说。

脸上浮现出干笑的我坐在被炉里,写下这些精神腐烂的妄想小说。

大学一年级时,我连去学校都忘记了,只写着这些妄想含量百分之百的纯粹自我满足式小说。

我想象中的凌波不会拿起武器,不会爆发,不会有三角关系,非常令人安心。

我使用就算在当时也算是旧型号的NEC98。快乐地创作着这些低能妄想小说。

虽然那完全是超低智商的青春小说,但至少在自己写的妄想小说中也好,我想要更接近凌波。

我那么喜欢EVA,决定这一生只爱凌波一人一直到死。

即使在社团的新人欢迎会上,我也挺起胸膛,像传教士一样的宣传EVA。

“大家好,我是北海道出身的泷本龙彦。兴趣是看叫做EVA的动画。如果有人想看,我会立刻把录像借给他,请轻松地来跟我说话吧!”

不知为何,那之后谁也不来跟我说话,但是几个月后的学园祭当晚,社团的人们向我的房间蜂拥而来。

也许是因为我住的公寓离学校很近,他们似乎是想借住一晚。

我立刻兴高采烈地召开EVA上映大会。为了不让疲劳的大家睡过去,我高声解说着。

“来看这一幕!好好看看这一幕,真的太棒了!”

“唔哇啊啊啊啊啊啊!啊……!”真嗣君向下砍,EVA狂喘着,刀刺出来的鲜血飞溅,我扬起拳头大声说道。

但是,大家都砸着嘴走出了我的房间,之后再也没来我的房间玩过。

独立一人留在黑暗房间里的我这样想到。

那群人懂什么。

无视EVA的人类,全部无知。侮辱EVA的人全部都是我的敌人。

不管是怎样有才能有学问的人,我也不允许他说EVA的坏话。一看到刊登着侮辱EVA的文章的杂志,我就会因愤怒而浑身颤抖。如果我当国王,一定将他们全部肃清。

装得好想很懂的样子,说什么“那个呀做得很失败啊”,小看EVA的那么人,我就算死也绝对无法允许。不懂EVA好处的人类,应该立刻因为自身的无知而羞愧地切腹。

你们这群人懂什么。

某一天,我在大学的研究讨论会上,放映了EVA。

好想是什么“影像媒体与文学的关系”之类的研究会,具体的想不起来了。

因为我中途开始就不去念了。

正当我得意洋洋地发表言论时,一个打扮的很新潮的男人对旁边的女性小声的说道:“到现在还在说EVA?那家伙没有问题吧?”

我紧握着拳头离开了研究室。那之后再也没有去上过那个课。

泪水弄湿了枕头,我诅咒着这个社会。

什么叫“到现在还”啊。

别以为EVA是消耗品啊。

别以为可以忘记凌波啊—-至少还有我应该会到死都爱着凌波。证据是我买EVA的周边买得堆成山,UCC的EVA咖啡喝的都长虫牙,书架上收满了有关EVA的书,在电影院里卖的NERV帽子我也有,真嗣君做封面的画集也在发售当天买了两本。

EVA的台词当然能全部背下来,CD每天都听,海报也帖了满面墙。跟来我住处玩的女性两人独处的夜晚,我也在用电视看着EVA。

背后有人类的女性这件事情令我感到非常紧张,但只要双手抱膝坐着看EVA,心情就会平静下来。

就像这样,我的青春里全部都是EVA,而且我喜欢凌波丽。每晚写妄想EVA小说写到深夜。

女主角是凌波主人公是我。在故事的最高潮,我向凌波告白了。

“我喜欢你。不论到何时,我都喜欢你!”

但是……

但是我不知道凌波这个时候,应该做出什么表情。

在表情还难以决定的时候,时间飞逝而去。

猛然回过神的时候,我已经二十五岁了。

二十五岁的我,变成了听到“好莱坞要拍EVA真人版了!”这种大新闻也完全不会动摇的大人。

变成了会回应“凌波是谁演的?希望索性让黑人来演,让大家吓了一跳呢”这样的小玩笑的大人。

再也不会狂热地大叫着“不要污辱EVA!”了。

墙壁上凌波的海报在很久之前就拿下来了。

EVA的录像带在墙壁里积满了灰尘。

曾经完全背下来,经常随口引用的EVA台词,现在也几乎都忘记了。不得不与人讨论EVA的时候,我也会不那么狂热,而是微笑着回应“那实在是一个划时代的动画啊。”这样被谁侮辱的时候,也会不涌起怒火,已经不会因为什么感情而激动了。

因看到“剧终”这文字而感受到的丧失感,我已经完全消耗掉了。

那些无法言说的苦闷,那些黏稠不明的感觉,心里裂开的缺口……也都完全消耗掉了。

就算如此,我的心里还残留着唯一的感情,发觉这一点后,我笑了。那是痛苦。

为了写这个随笔,重读过去资料的我,因为感受到了胸口的痛苦而微笑。因为那些丢脸的过去而感到快乐。

比如说有名的作者所作的,那个超级寒冷的EVA诗篇。

或是某作家因为EVA而跟老师打起架的法庭记录。

还有在箱根汤车站上,不知是谁放置的“欢迎来到的第三新东京市”的看板——-回想起这些疼痛而丢脸的事情,我高兴地笑着说,大家都曾经是傻瓜啊。

回想起来,那时的一切都是非常心酸,却又非常棒。

了不起的大人也好,头脑也很好的学者也好,当时的大家,都又痛苦又有趣,我也同样是又年轻又疯狂。

从壁橱的深处把NEC98拿出来,重读起当时自己所写的妄想EVA小说,回忆起那因过于愚蠢的妄想而沉迷的自己。

——因为一些奇妙的事情而唤醒了自我的凌波,从NERV那里逃了出来,乘上了小田急特急电车。

在新百合站换乘了普通电车后,终于来到了生田。

然后她与在深夜的车站前闲晃的我陷入了恋情,但是NERV的保安来追捕了。

我运用机智把她藏到了公寓里。

已经没有关系了,在这里就可以安心了。

所以求你了,凌波,请你一直呆在这里吧。

大概在我的世界里,最喜欢的人是你。

只要有你,我可以什么都不要—-

“没错,我,不管到何时,都会一直喜欢你的!”

但是……

但是,你原本就不存在在任何地方,我说的话也是个大谎言。对于虚构少女的热情,已经在数年前消失在虚空中了。而且因为凌波又是个不怎么说话,也没有什么表情的少女,我们两人不知道要做什么表情,很长时间,什么也不说,只是呆站在那里。因为当时卡在了这里,我重新敲起数年没有敲的古老98式键盘,开始继续写这妄想小说。

“对不起,凌波,我已经不行了。”

“是吗。”

“我想不起来你的台词了。也回忆不起来你的脸。呐,拜托你,回到我身边吧,我需要你!”

“再见。”

“别说那么悲伤的话。—-对,对了!笑一笑吧!”

然后凌波就与第六集结尾一样,向我露出了微笑。

“再见了,龙彦君。你不会死。因为我会守护你。”

然后电线杆上白鸽飞起,回头一看,凌波已经不在任何地方了。

我擦下眼泪,向那方向挥手。我微笑着,向那冰冷痛苦的回忆的全部,挥手告白。

———— 完

Share your thought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